近几年,金融机构对洗黑钱的监管非常严谨,其公司户口亦曾经被冻结︰「要搬户口很麻烦,要在两个月内搞掂,但另一间银行并不是你给身份证就可即时开到户,等银行批要一段时间。」他不欲透露详情,只道「不是汇丰,最后恒生收留我们」。 

Thomas表示,日本对加密货币行业抱友善态度,但香港的银行无端冻结公司户口,有损金融科技中心的形象。(林志谦摄)

九户口被取消 

被冻结户口严重影响营运,其中一个「受害者」,是香港区块链资产交易所 Gatecoin,在港成立四年多。创办人兼行政总裁 Auré lien Menant,当初放弃投资银行的高薪厚职,转为发展数码货币金融平台。他选择在香港创业,因为这里对金融业务的法规完善,不过香港银行对这类资金频密流转的新兴产业,充满戒心, Auré lien因此心力交瘁︰「不足五年,已经有九个银行户口被取消,包括汇丰、中国信托、东亚、大新、渣打、恒生、富邦、 Celska Sporitelna及 Alpen Baruch!」三个月前, Gatecoin第一次在毫无事先通知的情况下,被恒生银行冻结用了足足四年的户口,一千万美元突然被锁死。事发当日,有员工接到恒生银行电话,收到账户暂停服务的消息,但事前连一封通知信也没有收到。他们立即到银行了解,职员无法给予他们任何解释,因为职员也不知为何冻结户口。

他们惟有关闭恒生银行户口,提出几千万元资金,再转移至另一个在富邦银行已开了两年的后备户口。这次银行以「金额超出上限」为由关闭户口, Auré lien感到莫名其妙︰「人生第一次听到,因为太多钱而终止户口!」失去公司户口做生意,令他们的客户十分担忧,商誉同时受损。现时公司与一间持牌的欧洲支付公司合作,解决客人无法存款及提款的不便。原本公司今年九月有一个筹款活动,也因为无公司户口而不能进行。 Gatecoin营销主管 Thomas Glucksmann直言,香港银行无端冻结公司户口,不如日本般,对加密货币行业抱友善态度,会有损香港作为金融科技中心的形象。



Gatecoin行政总裁 Auré lien第一个成功开通的户口在汇丰银行,但约半年后,不单是公司户口,连其个人户口都被取消。图左为 Gatecoin营销主管 Thomas Glucksmann。(关永浩摄)

已严守反洗钱指引 

Auré lien估计银行冻结户口的原因,是数码货币交易属于高风险行业,每日交易数量多,且涉及金额庞大。不过 Thomas强调,公司严格遵守反洗钱( AML)指引,会对所有客户进行「认识你的客户」( KYC)尽职调查。客户需要提交身份及现有地址的证明文件,还有填写资金来源问卷。

Auré lien忆起成立公司初期,开一个公司户口并非易事︰「我每一间银行都去叩门,用了七个月才开到一个户口。首先需时三个月去预约见面,第一个跟银行客户关系经理会面。如果你的申请被接纳,由见面至开通户口需要足足四个月。我们是要出粮及交租的,七个月可以毁掉一间公司!」 Gatecoin第一个成功开通的户口在汇丰银行,但大约半年之后,不仅公司户口,连 Auré lien的个人户口都被无故取消︰「我估计是银行搜寻我的名字,发现我从事比特币行业,于是他们取消我的公司及个人户口。」

原来,本土的外汇兑换行业,近月也一样受「严打黑钱」影响。不愿披露身份的找换店创办人 A先生,由学生时期已是汇丰客户,个人户口开了二十年,但几个月前都被银行取消。 A先生两年前开始经营找换店,生意渐渐增加,部分客人因各种原因,例如是带不够钱找换,但只限熟客,以致尾数往往需要转账到 A先生个人户口︰「尾数可能三千、二千、一千,几十元都会出现。一个月通常有二十至四十单。」 



今年 8月恒生银行发信予 A先生,指要跟他终止合作关系,要求他一个月内提走所有金钱。 

银行曾查问交易 

开业半年后,汇丰就致电他,查问他有关户口的交易︰「最初解释是朋友转账、朋友食饭欠钱,所以转来转去。第一次他都接受。他建议你不要再用,那么多钱出入,要开公司户口。」 A先生表示,找换店是不可能开到公司户口,因为银行一向「封杀」找换行业︰「到他第二次致电我,我跟他说我本身开找换店,如何开公司户口?他说没有办法,我们帮不到你。」直到去年八、九月,他就收到银行终止户口的信,清楚写明一个月内要提走所有金钱。之后他再到恒生开户口,虽成功开户,且一个月只有三、四个「朋友数」,今年八月仍然在没有原因下被 cut︰「八月份恒生银行出一封信给我,今次不是问我金钱来历,是出信话我要跟你终止合作关系。」

A先生补充,不少同行都曾经被银行冻结或取消户口︰「假设汇给你的钱有任何问题,银行不单会把那笔数冻结,整个户口的钱都会冻结。」有行家的户口被冻结了一年多,仍未能动用资金。

汇丰于一二年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协议,需支付十九亿美元的罚款,创下美国史上洗钱案和解金额的最高纪录。欧智华(左)强调洗黑钱事件起因是疏忽及反应迟缓,不是有意逃避监管。

本地找换店创办人 A先生指,不少同行曾经被银行冻结或取消户口,更有行家户口被冻结了一年多,仍未能动用资金。(梁正平摄)

高危行业 

有银行业人士指,货币兑换是洗黑钱的「高危行业」,一旦发现可疑个案,银行都会立即上报联合财富情报组进行调查。联合财富情报组由香港警务处及香港海关人员组成,负责接收、分析及储存可疑交易报告,并且将可疑交易报告送交适当的调查小组处理。该组指出,某些行业在发现犯罪得益或恐怖分子财产方面,会比其他行业面对更大的风险,例如金融市场内的从业员、汇款公司、货币兑换商、放债人、地产代理人、珠宝商、会计师、律师等等。就客户户口在无解释下被取消的情况,向香港银行公会查询。该会回复指,银行业界会按照监管机构规定,不时检讨及评估个别客户的状况及银行与其的关系。银行在评估时,会根据法规要求、客户情况,以及银行所需承受的风险或潜在风险等因素作综合考虑。

银行因洗钱案件而支付巨额罚款,已屡见不鲜,最经典莫过于汇丰于一二年,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协议,为防范洗钱不力而支付十九亿美元罚款,创下美国史上洗钱案和解金额的最高纪录。最近,又传出南非印度裔富豪古普塔( Gupta)家族,通过汇丰在中东的账户清洗来自中国公司的贿款。

汇丰为显示有加强措施防范洗钱,于去年三月推出「 HSBC Safeguard」防卫措施,发信至部分客户,要求到分行出示身份及住址证明等更新个人资料,以掌握客户准确和最新资料,保障客户及银行系统。今年十月,金管局助理总裁(法规及打击清洗黑钱)戴敏娜曾表示,当局正向八间银行进行反洗钱调查,预计明年打击清洗黑钱财务行动特别组织( FATF)到访前,可完成部分调查,届时银行便见真章。

内地防走资夹击

近年中国加强打击走资、收紧地下钱庄运作,对部分中小企造成「夹击」。香港中小型企业联合会永远荣誉主席刘达邦忆述,今年初香港的银行同时严查洗黑钱︰「香港的银行要你解释,最近十几个月的钱银如何出去?为什么有钱进来?钱又去了哪里?如果你解释不到,它会建议你取消户口。如果你不取消,就直情不需得你同意,直接取消你的户口。」当时,他有一位以国内人名字开厂的朋友,做出口生意,由于本身无进出口权,因此他需通过进出口公司出货,再售予外地客人。友人在香港收取美金,然后需要汇入人民币以应付每月二、三百万元的包括原料、生产线等的营运费︰「外汇管理局有限制,如果你私人汇钱,限你几万元一个月。二、三百万一个月,他的钱如何入去?经地下钱庄去。」十多年来,都是同样做法,平安无事。直至今年初,银行着他解释把钱汇给钱庄的户口、有关资金的用途︰「他要找大陆条数时,无直接的渠道入。现在变了要造假单、造假的交易文件去支持。」